第一章

清晨的空气,带着几分雨后的湿冷,冰冷的北风将晨曦的薄雾吹散了几分,一缕朝阳洒落在白门楼上,为这片大地带来了一缕朝气。

都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只是此刻站在白门楼上,看着下方的城池,很难体会到一丝该有的朝气,这座不知经历过多少岁月沧桑的城池,此刻能够在其上感受到的,也只有一种浓浓的暮气,就像一个迟暮的老者倔强的行走在黄昏的道路之上。

“换岗!”一声略带沙哑的声音,将守了一夜已经昏昏沉沉的士卒唤醒,一队队经过一夜修整,精神相对饱满的士卒走上城头,将负责守夜的袍泽换下去。

“君侯昨夜又没睡?”几名将领看着白门楼前,那道犹如苍松般挺立的身影,眼神中带着几分敬佩还有无奈。

“是啊,已经是第三天了,从那日宋宪、侯成、成廉以及魏续四将谋反不成,被当场诛杀之后,君侯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几名将领低声的交头接耳,看向吕布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担忧。

如果是几天前,没人会这么想,因为他们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见过吕布了,当时的吕布,自恃身份,已经渐渐疏远了这些昔日麾下的将士,这样的主公,还能有什么期待?

不过世事难料,或许是宋宪四将的背叛,让吕布意识到什么才是自己的立身之本,没有什么华丽的言语,也没有什么慷慨激昂的陈词,吕布就这么静静地站在白门楼上,一站就是三天,三天里,城外的曹军不下十次发动对下邳城的进攻,但因为吕布站在这里,战士们心中似乎突然有了底气,而战神之名,即便隔了十几年,依旧令人胆寒,攻城的曹军未战便先怯三分,下邳城的士气,也在吕布这种沉默的带动下,一点点的恢复起来,虽然并不能够扭转局势,但总归,此刻的下邳城还在吕布手中,而且情况有了一些好转。

“你们在说什么?”一声沉喝声中,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文远将军!”见到此人,几名将领连忙躬身道,张辽张文远,陷阵营高顺高子明,如今是吕布手下最为倚重的两名大将,自宋宪、侯成、成廉、魏续四将谋反之后,吕布身边可用之人更少了。

昔日八健将,如今除了张辽之外,走的走死的死,只剩下张辽一人留在吕布身边,辅佐吕布负责下邳城防,至于高顺,此刻被吕布安排为城内的治安官,负责城内秩序,此二人,原本在军中就有不俗威望,如今吕布放权,在军中威望仅在吕布之下。

“文远将军,您去劝劝君侯吧,这都已经三天了,再这样下去,君侯恐怕会吃不消的。”一名武将沉声道。

目光看了看远处城楼下那道苍松般挺立的身影,张辽叹了口气,点点头,对众人挥手道:“尔等快去休息吧,君侯那里我去说。”

说完,也不理会众人,径直朝着吕布的方向走去。

“嘀~经过三天不眠不休,身先士卒,宿主成功扭转帐下将士对您的印象,麾下将士士气出现回升状态,并有部分将士重新对宿主产生认可,恭喜宿主完成成就收拢人心,获得成就点100,名望10点,由于宿主第一次获得成就,额外奖励宿主领主天赋——洞察之眼。”

脑海中突兀响起的声音,并没有让吕布脸上露出太多惊讶的表情,因为这段声音,代表着他的另一段记忆。

同样的名字,却是不同的成长之路,自小家境贫寒,少年时,更是父母双亡,他没有出色的天赋,但骨子里却有一股不屈的狠劲,凭着这股狠劲,他艰苦的读完了大学,在那个快节奏的现代化都市中,从一个小小的员工做起,十年的时间一步步爬到一家国际化大型公司的高管,若没有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或许用不了多久,凭借自己十年来积累的人脉和经验,完全可以自己创业,完成一个草根白手起家的励志故事。

可惜,老天似乎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一场车祸,在他即将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将自己送到了这个蛮荒的封建时代,取代了一个与自己有着同样的名字,命运却截然不同的人。

吕布,汉末诸侯,也是这个时代当之无愧的最强战力,同样的名字,不同的时空,两人走的却是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吕布虽然贫寒,但自小却天赋异禀,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