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 大家一起乐

高方平离开了朝会,赵佶也提前跑了,皇家联赛因为战争而延期,现在等着开赛呢。

在赵佶心里联赛多重要啊,甚至都成为了大宋汴京的一向产业了。创始人就是赵佶和高俅。

这些年的发展,联赛规模实实在在上了一个台阶,是皇家最喜欢的运动,于是现在的汴京不可避免的要娱乐多样化,然后高方平给高俅建议,高俅又去建议皇帝:开放对外的观赛权,出售门票给那些权贵和巨商。

听说有钱赚,赵佶当然无比认同了。

于是,现在就真的变为了一项汴京的流行赛事。鉴于进皇城观看皇家赛事也是一种荣耀和噱头,所以就算花费大价钱,也有不少的权贵巨商愿意去购买入场券。

那么他们就中了高方平的大奸计。

原因是高方平怂恿张商英,把匠作监生产的一些新奢侈品的广告、在球场边上进行无耻的投放,可以清晰的让那群看比赛的权贵看到,甚至参赛球员的身上都有广告。其后导致了匠作监生产的奢侈品销量大增,把富人们蒙的前赴后继人傻钱多的样子。

既然有效益后,早前高俅老儿又依照高方平的建议,怂恿皇帝卖广告位,赵佶又欣然同意了。于是就开始左手捣右手的赚钱了。

这些项目目下能给赵佶赚非常多的钱。有钱就想花,于是赵佶又仍性了,冒着得罪皇后的风险,下令恢复后宫用度,不在缩减。

所以原本就酷爱踢球的赵佶,现在特别看重皇家联赛,他觉得这算是他治国有方的一大政绩。

皇帝要这样认为其实也没毛病,这是皆大欢喜的事。蔡京需要皇帝不专权。至于张叔夜、皇帝专不专权都可以,但老张不想增加政府对皇家的拨款,这下好,皇帝有大钱赚的现在,已经有两年不对户部提出增加拨款要求了。

于是老张始终在装傻充楞,维持以前给皇家的用度,两年的时间一文钱都没有增加,却也没人来责问。

理论上说老张违宪了。人家户部对皇家内库的拨款,是根据财政收入按照比例划拨的。然而现在财政直线增加,拨款却一动不动。可惜大宋除了赵佶之外,并没有可以审判老张的法院。既然赵佶想不起这事,老张要装傻,于是都拉扯者过了。

高俅也春风得意的模样,因为他作为一个太尉虽然不会打仗,但也算是立下了大功,依靠踢球给皇帝挣了大钱,所以赵佶越发宠爱老高了,在以前老高和梁师成、童贯,其实是旗鼓相当的,但现在第一宠臣是老高,老梁和老童贯的时代不说过去,却退居二线宠臣了。

论奸商,张商英只服小高。

张商英当然知道高俅何德何能有这能耐把蛋糕做大,这肯定是小高的计谋,只是那小子现在政治避嫌,再低调,于是通过别人的手去周旋罢了。

到底是谁的功劳张商英不关心,匠作监现在赚了越来越多的钱在手里,手握无数皇家资产,于是张商英现在也牛逼了。都可以算个小户部了。

这个一晃眼,匠作监已经是个巨无霸。当初听了高方平的怂恿,张商英冒死去把皇帝的钱忽悠了来,投资组建了汴京造船厂,后面皇帝更被忽悠了掏钱买下江南造船厂的全部股权。

当初张商英那是如履薄冰啊,他这个判匠作监事要真把皇帝的这些钱给亏,那就问题老大了,被贬官是小事,却是会遗臭万年的。虽然高方平也有“判匠作监事”衔,并且他小子才是总策划人,然而毕竟是张商英主持工作啊。

所以在当时,老张算是彻底被猪肉平绑架。

现在一晃眼就厉害了,匠作监作为汴京造船厂和江南造船厂的实际控股人,这些时候卖船所获得的利润,丧心病狂到老张都有些不敢汇报皇帝。

朝廷以及民间的订单那都不说了。仅仅高方平、西门庆、关七几个巨商,就对两个造船厂下了总价值一千五百万贯的订单,就算汴京船厂的管理不如江南船厂,却是经营下来纯利润也能轻松突破一层。

所以对于匠作监,仅仅从高方平关七西门庆三大奸商的身上,就赚了近两百万贯的利润。

对这三个奸商没办法,在采购上是要给他们一些优惠的。至于对民间的其他订单,对朝廷的订单,那就公事公办,所以利润还要再高一些。

于是现在张商英对未来的展望是:把现有订单生产完毕的话,能赚到近一千五万贯的总利润!

这什么概念呢,户部对皇城每年的拨款也就是七百多万贯。这还是在蔡京的放纵下才有这么多的。但高方平弄出来的皇家央企,竟然能提供比户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