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炼蛊之盆万蛊之皿

“别说那女孩子了,说说你自己吧?到托林寺来,为了什么宝贝?”丁峻把话头拉回正题。

“简单说,青龙委托我找那颗名为‘圣婴之心’的宝石,并向我提供了相当详细的资料,证明那宝石跟传说中的西藏女城有关。刚才打电话来的,就是他。你应该知道,那个女城是在西藏最西边的某座大雪山深处,而札达县托林寺就是入山的最后一站。我这个人,只喜欢钱,没那么大的雄心壮志,跟青龙不一样。他对虚无缥缈的‘古格神力’传说非常着迷,固执地认为,获得‘圣婴之心’就能继承那种力量,成为世界的主宰。唉,我可管不了那么多,反正跟青龙已经签了正式合约,就算空跑一趟,也能拿到三百万美元的辛苦费。现在,托林寺这边马上就要开战,我准备退避三舍,只看热闹不动手,到最后帮忙打扫战场……”阮风回答。

据丁峻所知,“圣婴之心”宝石出现于太平天国的鼎盛时期,是一颗银色菱形宝石,最长端三寸,最短端一寸。宝石中间,悬空嵌着一颗婴儿心脏形状的血红宝石。这种双色嵌套宝石世所罕见,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昔日,太平天国实行“圣库”制度,战争中缴获的财产都要上缴,收归国有。所以,“圣婴之心”就放在南京的天国藏宝库中。太平军兵败,南京城沦陷,该宝石也不知去向。目前,最被考古学家、史学家认可的说法是,该宝石被翼王石达开带走,与另外一批巨量黄金一起无端消失在大渡河畔。

至于西藏女城,则是传说中的一股神秘势力,盘踞在雪山深处,如神话中的女儿国一样,只有女人,没有男人。

丁峻与青龙见过几次面,那是一个表面淡泊明志、内里雄心万丈的枭雄,未来一定会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不管别人怎样,他自己只想帮助石妙手度过难关,而后功成身退。

“嘿,怎么样?一起干吧?你跟石妙手那伙人在一起,干不成大事的。”阮风忽然来了兴致。

“算了,人各有志,我不妨碍你发财了。现在,我得回托林寺去。”丁峻婉言谢绝。

阮风吃了闭门羹,悻悻地把啤酒罐扔到车厢里,发出当啷一声响。

“西藏遍地是宝,只有你这样死心眼的人,才会忙着替别人卖命。唉,我就纳闷了,青龙到底佩服你什么?”他指向前方,“看到了吗?据说遗址下面那座小山完全是由黄金和白银填筑而成的。如果不是政府下了保护令,早就被进藏寻宝的人哄抢一空了。丁峻,醒醒吧,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永远不变的真理!”

古格废墟在西斜的阳光中突兀矗立着,死寂如一座巨大的荒冢。那似乎是茫茫西藏大地的一个缩影,成千上万的宝藏深埋地下,与历史同朽。寻宝、探险,已经成了进藏者心照不宣的终极目标,其中一部分人连宝藏的影子都没见到,就中途夭亡,而更多人则前赴后继,共同演绎着入藏大潮。

丁峻知道,自己跟他们不一样。道不同,不相为谋。

回程,阮风还是不死心,要拉上丁峻一起寻找“圣婴之心”。

说到底,阮风念念不忘的是传说中的天国宝藏。因为大渡河之变后,石达开坦然就缚,用自己的命换回了麾下数千人马的生存权,但清军并未找到他由天京带出来的宝藏。知情者说,宝藏早就由石达开的亲信部队押送,一直向西,穿山越岭而去,直抵西藏雪山深处。

“找不到宝石没关系,只要让咱们找到天国宝藏的一角,就能富可敌国。”阮风兴致勃勃地说。

丁峻在距离托林寺一公里的地方下车,挥别阮风,独自走回去。

凑巧的是,他只走了一段,便遇到了站在道旁的方晴。

“我在寺里的高台上看到你下车,就迎出来了。”她说着,关切之情,溢于言表,令丁峻胸中涌动着莫名的感动。

时近黄昏,残阳如血,把托林寺与土林都染为橙红色,景象蔚为壮观。这一幕,是许多国际级摄影师的大爱,而几乎所有旅游杂志上,都有此类橙色托林寺的俯瞰照片。

如此美景,已经吸引不了他们两个的注意力,因为他们脑子里考虑更多的,是石家即将面临的灭门之祸。

“大家都在干什么?”丁峻问。出来一整天了,他始终惦记着昨晚的杀戮事件。

“所有人都按兵不动,好吃好睡,静待决战。敌人在暗处,我们对他们一无所知,其实除了等待,也真的做不了什么。”方晴无奈地说。

丁峻把山洞内发生的怪事条理清楚地告诉方晴,想听听她的意见。他与阮风的叙事方法不同,先将四周环境、山洞尺寸、日光强弱、温度高低讲清楚,然后排除了幻觉、梦魇、幻听、幻视等等可能性,最后才把水面出现那白衣女孩影子的核心讲出来。

之前他没把那张照片还给阮风,现在取出来,交到方晴手里。

“是海市蜃楼。方晴的第一判断,与丁峻相同,但她随即自我否定,“如果这是海市蜃楼的话,几乎就颠覆了所有气象专家对海市蜃楼的科学定义了。自古至今,从没见过如此清晰的蜃景,真是骇人听闻。”

他们在路边一段裸露的砂岩上坐下,彼此各抒己见。

“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