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诡异漩涡

在冷兵器格斗中,武器重量很重要。

故此,武学俗谚中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一分重,一分硬;一分轻,一分软。

丁峻如此持刀,等于是向小刀上灌注了单臂之力,可以瞬间发力而不必担心小刀折断。

“一。”他叫出最后一个字,三个女人也扑到近前,面目狰狞,如疯似魔。

丁峻冷静地出刀,三名敌人喉间同时飙血,踉跄踣倒。

与此同时,他牵着雪晚的手发力向前,扑向湍流之内。

丁峻本以为河中会有特殊的吸力,所以雪晚才会被吸入并穿越水体。但是,当他涉水而过,落在先前瞄准的那块石头上之后,才发现河水与其它地方的水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更寒冷、更湍急而已。

“小丁,别浪费时间了。”石妙手在岸上举手,所有人的枪口指向他们。

雪晚转身,张开双臂,护住了丁峻。

丁峻俯首盯着河面,心急如焚。

“你是外人,她们不会加害你,别管我,照顾好自己。”雪晚低声说。

危急关头,最容易看出一个人的真性情。雪晚这么说,完全是真情流露。当一个女孩子真心爱一个男人的时候,才会完全抛开恐惧,将自己化身为一只盾牌,反过来替那男人遮挡全部危险,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

“一起走在,正因为她们要害你,我才不能丢下你一个人。”一层大浪扑过来,撞击他们脚下的大石,发出轰然之声,激起数千朵细碎的白色水花,溅了丁峻满头满脸。他的话,也是出自至诚之心。无论何时何地,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受辱。

“你走,有这句话,就足够了。”雪晚颤声回答。

“不行!”丁峻抬眼向前望,那诡异穿行的漩涡由远及近,倏地冲将过来,仿佛要将他们仓惶栖身的石块一起吞噬。

“从来没有一个人……如此挂念我,可惜这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刻了,不能让这一刻的喜悦化为永恒。如果有来生,我会恳请上天,让我们重新聚首——”雪晚双臂一振,长发齐扬,迎着岸边飞过来的四名白发老妪冲出去。

四名老妪都是鸡皮鹤发,年龄至少在七十岁以上,但身手之矫健灵敏,不亚于二十岁的少女。五个人在空中交错盘旋,如五只飞鸟一般交手三次,彼此间的肢体接触,快如惊雷闪电。以一敌四,雪晚落在下风,身子迅速下坠,双脚沉入水中。骤然之间,她脚下的浪花螺旋飞卷,斜向上冲,水花之内,暗藏着铁青色的细碎刀刃。

四名老妪中计,面部、胸口等要害部位中刀,惨叫着落入水中,转瞬灭顶,被洪流席卷西去。

“女城部族上下听着,这是本族的内部事务,既不要外人插手,也不要累及外人。大祭司已经遭受重创,如果大家就此罢手退却,我可以代表大祭司宣布,绝不追究反水者的责任,一切祸端就此止住。大家各归本部,安静候命。女城数百年来的规矩中不合常理之处必定会改,但我们不能自相残杀,毁灭女城数百年基业。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