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不夜之山

“你怎么了?”大鹰问。

“没事,我只是有点累了,而这经卷又太深奥。当然,你的移魂术水平也很高,只凭一部经卷做媒介,就能让我魂飞魄散,差一点变成喜马拉雅山脉的亡灵。”罗开并不避讳,直接点明对方的险恶用心。

大鹰摇头长叹:“你误会了,这部经书上的语言具有某种神奇魔力,高智商的人只看一两篇,思想就会被它吸住,进入走火入魔的境界。定力稍差的人,必定会无法自拔,浮想联翩,最后手舞足蹈、狂躁而亡。我想,这或许就是古人隐藏了古梵文版本而只留翻译版本的原因吧。我没有恶意,但是没想到,你的智商绝高,仅看一遍就能过目不忘,并将经文中的要义汇总为自己的知识。更难得的是,你的定力更是让我惊讶,不等我出声提醒,就能自动悬崖勒马,解脱自我。”

罗开凝聚精神,强迫自己的心境恢复平和,由百舸争流、千帆竞发的混乱局面变成小溪潺潺、鸟语花香的闲适幽径。

他刚刚以“天魔解体大法”警醒自我,耗费精力颇多,额头已经渗出了冷汗。

“不好意思,我多虑了。”他微微一笑。无论对方有意还是无意,他都已经不在乎,因为他自身有超强定力,能够在万马狂奔的时候陡然勒止,绝对不会屈服于任何心灵控制异术之下。

“在那种坠落深海的奇特境界里,感觉怎么样?”大鹰问,随即解释,“是这样,我想对于智商相近的人来说,阅读经卷的感受也相当接近。”

罗开思索了一阵,用《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上的一段经文作答:“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那段经文,以“无”证“有”,将人生的最高境界归结为“弃实体而逐精神”,“一切皆无”即是“一切皆有”。

大鹰笑了笑,立刻接下去:“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两段经文合起来,便是该经的核心奥妙所在,与《易筋经》古梵文版本中的某些奥义恰恰重合,也即是——“先打破,回归无心机、无智商的婴孩时代,恬然自得,以最初的纯真之心与这世界沟通。唯有如此,才能真正认识这世界,由外界的映照,反观内心,了解自我。然后,重建自我,构架真我世界,最终从失去一切到拥有一切,锤炼自身,达到百毒不侵的真佛境界。”

“好极了,妙极了!”罗开鼓掌大笑。

“我也懂了。”大鹰颔首,会心而笑。

他们两个从《易筋经》说到《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虽然所求的不同,却各得其所。

“谢谢你对我的开导,我终于有勇气做那件事了。我现在才知道,天下人将你奉为探险界的大人物,的确是实至名归。今日一见,不知何时再能相逢?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