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怪人出现

丁峻没有贸然触摸那些绳索,而是小心地用鞋尖碰了其中一根。那绳索的直径约有一寸,青灰色,其成分应该是丝麻之类,磨损并不严重。与普通缆绳不同,它上面打了很多样式不同的结。

他的鞋尖碰到的,就是一个双八字形的蝴蝶结,大小约等于两只成人手掌。

距离这个结半米,是一个松松垮垮的死结,死结中心留着一个拳头大的空洞。死结向后再半米,则是一个双绕死结,系得极紧。再向后,则有活结、水手结、套索结,几乎个个不同。

丁峻看得出,每一个结都代表着不同的意义,可以诠释为一件独一无二的心事。更为怪异的是,七根绳索上全都打着结,等于是七种记事线索。

“难道是七个人在结绳记事?抑或是一个人记七种事?如此怪异的东西,史料中从未记载过,我该怎么办?”丁峻有些踌躇不决。

他确信这巨船上有人,只是对方因为某种原因不愿露面。接下来,他绕着那些绳索转了几圈,数次用鞋尖去揉搓它们,脑中有各种念头不停地回旋盘绕着。

其实,对于那些结绳记事的人而言,绳索就是他们的日记本,打结的顺序就等于是日记本上的时间标签。如果外人毁掉绳索,不啻于毁掉了他们的全部记忆。

一想到这里,丁峻立刻停步,仰望着桅杆顶端。

他想用毁掉绳索来逼对方现身,这是近乎无赖的要挟手段,此前从未用过。

“我不管你是何方神圣,请现身相见。你刚刚残忍杀人,已经超过了我们的忍耐极限。出来吧,别躲躲藏藏,也别装神弄鬼。否则的话,我就毁掉绳索,毁灭你藏在这些绳结里的记忆。”丁峻向着空荡荡的船舱沉声低喝。

如他所料,无人回应。

“十秒钟倒计时开始,十、九、八、七……”他拔出小刀,横压在其中一根绳索上。

平心而论,他并不想采取这种极端手段,毕竟从保护文化遗产、历史遗迹的角度上说,这些记载着某些非常事件的缆绳,本身就具有难以估量的文物价值。一旦挥刀乱斫,与牛嚼牡丹无异。

他一边计数,一边犹疑不定,深恐一步不慎,造成难以弥补的大错。

当他数到“一”时,脚底突然一荡,巨船左右颠簸摇晃起来。他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人,临危不乱,屈膝沉腰,马步站稳。

“阁下不肯现身,我就对不住了。”丁峻手腕发力,刀刃慢慢切入绳索中。

从滑下斜坡、发现巨船开始,丁峻一直以为那是一艘坚固无比的空中之舟,对其自身质量毫不怀疑,绝不会想到巨船会突然解体。可是,这样的事偏偏发生了。绳索只切断十分之一,他脚下的船板倏地左右分开,将他从船舱里“漏”了出去。

幸好他应变奇快,手腕一翻,抓住了那根绳索,身子下坠十米后,便借绳索的力量空中转体横荡,脚尖勾住巨树。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马上抛弃绳子,重新踞附于大树上。

这一变化有惊无险,并未使丁峻乱了方寸。他一旦脱离险境,马上仰头向上望。船板分离露出的缝隙约有三尺多宽,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