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巴别塔传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在上面做了什么……”方晴有一千个问题想问,但丁峻却不知从而答起。

他的的确确上了船,也看到了象形文字与结绳记事的七条长索,甚至与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怪人面对面相望。可是,他一无所得,也一无所知,就像经历了黎明醒来前的一场怪梦。梦再美,只是供思想穿行的虚幻城市,永远没有一毫克质量,也没有一毫升容积,更不会对这个世界产生一毫秒、一纳米的时空影响。

梦碎了,只剩空气,与做梦之前、睡梦之中相比,绝对不增不减。

“他能平安回来,就是最好的,不是吗?”雪幽燕说。

方晴一怔,定神凝视丁峻,缓缓地重复:“没错,你能平安归来,就是最好的,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两个隔了一代的女人,一在丁峻左边,一在丁峻右边,分别握着他的左右两手,同样感情深挚,不掺半点虚假。

“谢谢。”丁峻点点头,迅速调整情绪,从失败的沮丧中挣脱出来。

他坚信“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真理,凡事必尽全力,如果真的受外力所阻不能成功,也不必耿耿于怀。

“那巨船上有人,杀人者、留下象形文字者都是他。我相信,连这艘空中巨船也是他的。他的能力远远超过我们,只可惜罗开先生不在此地,无法印证对方是不是就是挟着他飞上地球第三极的那只大鹰。”丁峻有些惋惜。

十几分钟后,森林不见了,遍地只剩木材石化后的碎片,而这片山谷也因群树消失而显得越发空旷。

失去了树木的支撑,那巨船并未沉降,而是保持原来的位置,一动不动。由此可知,它之前停在此处,并非刻意借力于森林。

“毫无动力驱使,却能空中悬停,其工作原理真的如幽浮一样吗?这世界太广袤、太复杂了,我们人类所知所识,真的是匮乏苍白,几近无知。”方晴仰天长叹。连续的突发事件使人错愕不迭,也使她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伤势。

“幽浮是人类目前已知的最高级飞行器,但现在我们不知道那空中停着的东西是否比幽浮更高明?抑或是幽浮的另一变种?还是……古人云,未知生,焉知死?这世界的确太复杂了,即便是从一生下来即一秒钟不停地学习,也无法真正做到全知全识,更何况是吾辈虚掷光阴者?”丁峻也被那巨船所折服,浩叹着喃喃自问。

以他现有的知识,解释不了巨船悬空的秘密,因为那巨船是空的,除了必须存在的甲板、船舷、桅杆之外,只剩那七根打着无数绳结的长索了,根本没有动力系统的容身之地。

现在,森林毁败,登船之路消失,只能望天兴叹了。

“这样的情形,让你想到什么?”方晴若有所思。

两人的思想果然心有灵犀,丁峻抬头,两人目光对视,立刻心照不宣地同时微笑。

丁峻想到的是《圣经?旧约?创世记》第11章里关于“巴别塔”的段落。巴别塔,又称为巴贝塔、巴比伦塔、通天塔。

《创世记》第11章中是这样记述的: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