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三大自然之谜

“没区别吗?如果现在就让你们死,你们愿意?”权相图脸上在笑,但语调狰狞。

“人的一生,死得其所,那便死而无憾,不是吗?”雪拥蓝微笑着依偎住大鹰,“我救不了你,索性陪你死就好了。只是我知道人类一死,可以进入六道轮回之内,投胎转生,重新做人,而你的下一生,又会在哪里呢?”雪拥蓝微笑着,仰头看着大鹰的脸。

“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这条生命之索上的所有绳结,记载的都是我们的离合。只要相遇,就能觉醒,每一生都过得了无遗憾。”大鹰俯首,深吻着雪拥蓝。

权相图的右手微微一颤,高速伸出,又高速退回,在万分之一秒时间里,便重创雪拥蓝后背。

雪拥蓝的身子软下去,倒在在大鹰臂弯里。

在超脑面前,人的生命变得脆弱如蜉蝣,一秒钟可以死一万次。

权相图挥手收回绳索,低头凝视上面的数百个绳结,阴森森地笑着一一细数:“这一个,扭结复杂,力道奇大,二十七环相套,代表的是极天地之智慧、穷宇宙之星辰的‘恒河之沙’吧?我从绳结上看出,它记载的是著名的‘印度死丘’事件。考古学家根本无法求证四千年前古印度摩亨佐达罗城为何一夜之间变为死丘,其秘密就在这绳结上了。可是,除了超脑,谁又能解读这绳结的奥义?古往今来,地球上发生的那么多事,都记载于绳结,却又湮灭于绳结,这岂不是当初发明‘结绳记事’方法的那人所做的最愚蠢、最悲哀的一件事?”

他提到“印度死丘”的名称,令方晴骇然惊叹:“什么?那桩与‘俄罗斯通古斯大爆炸’、中国北京王恭厂大爆炸并称为‘世界三大自然之谜’的悬案,竟然……竟然与这条绳索有关吗?”

方晴是“亚洲山王”方千骑的妹妹,自小接触的都是来自三山五岳的著名探险家,耳濡目染,所见所闻,都与全球探险有关。所以,她脑中贮存的世界不解之谜史料多不胜数,超过目前市场上任何一本此类专著所载。毕竟那些被载入书册的传闻,只能占到各种谜题的九牛一毛而已。真正的不解之谜,都在探险家的日记簿里,或者奇货可居,或者束之高阁,根本不会流传到坊间去。

关于印度死丘,有据可查的资料并不多,仅有语焉不详的如下记述:

公元1922年,印度考古学家巴那耳季,在印度河的一个小岛屿上发现了一片古代废墟。从遗迹分析,这里原来是座城市,却在3500年前的某一天突然毁灭。这座城市的名字是“摩亨佐达罗”,在印度语中的意思即是“死丘”。

英国科学家杰汶波尔和意大利科学家温琴季经过大量的实地考察,在城中发现了明显的爆炸留下的痕迹,爆炸中心的建筑物全部夷为平地,且破坏程度由近及远逐渐减弱,只有最边远的建筑物得以幸存。他们在废墟中央发现了由黏土和其它矿物烧结而成的碎块,而碎块的熔炼温度高达15000℃,这样的温度只有在冶炼场的熔炉里或持续多日的森林大火的火源才能达到。然而,该岛上从未有过森林,因而只能推断大火源于一次大爆炸。

考古学家们又援引印度古代梵语叙事诗《摩呵婆罗多》中对于一种战争武器的描述:“好像自然的威力一下子迸发了出来,太阳在旋转,武器的热焰使得大地熊熊燃烧,大象被火烧得狂奔,想躲避这可怕的灾难。河水沸腾,百兽死去,敌人一片片倒下,尸体狼藉,马和战车都被烧毁了,整个战场一片大火劫后的景象。海面上死一般的沉寂,起风了,大地亮了起来。这真是一幅令人毛骨悚然的画面,死者的尸体被可怕的大火烧得肢体不全,不复成形。我们从来没有见到过或听说过这样一种武器……”

印度很多史料典籍中都记载着发生于远古时期的一次奇特大爆炸,诸如“耀眼的光芒”、“无烟的大火”、“紫白色的极光”、“银色的云”、“奇异的夕阳”、“黑夜中的白昼”等描述随处可见,都可佐证核爆炸是致使古城毁灭的真凶。

综上所述,考古学家把摩亨佐达罗城的毁灭与核弹联系在一起。可是历史常识又告诉科学家们,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末期,才发明和使用了第一颗原子弹。那么,印度死丘出现在距今3600多年前,彼时是绝不可能有原子弹的。

“你确实很厉害,连我们这一族的结绳记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