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元首的情人

“那位美人,出身于出生于德国慕尼黑市,姓勃劳恩。他的父亲名为弗里茨?勃劳恩,是一名教师,她还有一个姐姐爱尔莎和一个妹妹格利特。她的名字是爱娃,爱娃?勃劳恩。”杜勒接着说。

骆原点头,因为“爱娃”只是德国人名中极普通的一个,就像爱尔莎、格利特一样。

单单知道名字,并没有什么意义,重要的是如何找到那女子。

“杜勒先生,你既然知道她的名字,当然知道她住在哪里是不是?可否带我找到她?”骆原急急地问。

杜勒摇晃着手里的高脚酒杯,让杯中的红酒飞旋起来,随即轻轻摇头。

“什么意思?”骆原见对方拒绝自己,立刻追问。

“抱歉先生,恕我无法从命。我必须得很遗憾地告诉你,她并不在慕尼黑。”杜勒回答。

骆原焦躁起来:“杜勒先生,我们的对话能否不像挤牙膏一样费劲?告诉我,怎么才能找到她,只要她在地球上,我就一定要找到她!”

以他的财力和人脉,全球五洲四洋的最广阔疆域内,甚至南北两极的各国观测站上,都有他的朋友。一个电话过去,好多人立刻就会展开行动,以能给他帮忙为荣。也就是说,只要杜勒说出地点,二十四小时内就可以找到那个爱娃?勃劳恩。

杜勒再次摇头,踌躇了一下,试探着问:“可否换个地方说话?我看这几位先生忙碌得不可开交,也许我们不该打搅他们。”

骆原一挥手:“跟我来,到头等舱来。”

他大步走回头等舱,杜勒也优雅地缓步跟随而入。

“现在可以说了吗?”骆原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杜勒点头:“好,坦白说,我也不知道爱娃小姐在哪里,但是我知道,以她的身份和地位,只能是跟那位阿道夫先生在一起。她的一生,牢牢地跟阿道夫先生拴在一起,从未离开过。我相信,只要他们还活着,就一定没分开过。”

骆原忽然被“阿道夫”的名字惊醒了,使劲攥紧拳头,猛地擂在茶几上,发出砰的一声。

“你说什么?阿道夫?爱娃?难道你指的是她、她、她……”

由于太过惊骇,他也变得结巴起来。

杜勒点头:“没错,就是他们。”

骆原转向屏幕,看着那个金发碧眼的女人,双眼渐渐发花,看不清那张脸。

他非常清楚二战柏林被围、元首与情妇自杀的那段情节,那位殉葬的情妇,即是爱娃?勃劳恩。当然,她在生命即将结束前,已经跟元首正式结婚,是带着正式名分离世的。爱娃是被“金屋藏娇”的女人,所以留存于世的资料不多,照片也屈指可数。

骆原仔细回忆自己看过的纪录片,眼前这女人的确与元首身边的女人长得极其相似。可是,从二战结束至今近七十年,一个风情万种的三十岁少妇早就成了鸡皮鹤发的百岁老妪,又怎么可能保养得如此完美?

况且,从屏幕上看,影像的录制时间绝对是在近几年,清晰程度至少为“高清”甚至是“超高清”。

“她不是爱娃,不可能。”骆原喃喃地说。

杜勒走过去,把电视机的亮度调到最高,指着那女人脖子正面那颗黄豆粒大的黑痣,极有自信地说:“看这里,这颗痣是勃劳恩家族的传统标志,它的位置、形状、色度都与爱娃高度吻合。我曾研究过爱娃的全部资料,对她的五官相貌、言谈特征都做过深入了解,所以绝不会认错。”

见骆原仍然不肯相信,杜勒索性松开自己的领带,解开衬衣上的第一颗纽扣,指着自己的喉结下面。

那个位置也有一颗黑痣,与屏幕上那女子的黑痣位置完全相同。

“你——怎么会这样?”骆原问。

“我也是姓勃劳恩的,杜勒?勃劳恩,是爱娃小姐叔叔的重孙子。我的重祖父拜森?勃劳恩、祖父克迪拉尔?勃劳恩、父亲扬科?勃劳恩都居住在慕尼黑的乡下农场里,现在家族的事基本交予我处理。所以,我对爱娃小姐的旧事才会如此了解。”杜勒回答。

骆原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在震惊之余,他的商业头脑立刻有了另外一层考虑:“杜勒先生,我真的感到怀疑,怎么会这么巧?”

像他这样的商场经营,过惯了勾心斗角的日子,一旦从那女子的致命诱惑中清醒过来,智商立刻恢复原先的水平。

杜勒长叹一声:“不是巧,而是几百次相同的事件发生后,我拼命寻找其中的规律,并且借助于丰富的地理学、气象学、考古学知识综合分析,才获得了今天重逢爱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