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木屋怪画

“怎么会这样?”堂娜问。

林轩马上承认错误:“责任在我,因为我没能及时地处置他,才险些出事。”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他只不过是对自己要求太高,才会反省自责。

“不,我觉得是他的脑子出了问题,就像是我那些同伴一样。”堂娜摇头,试着从另一种角度解释。

“卡米扬是梵天会的人,刚刚说的那些话应该是古梵语,对不对?”林轩问。

堂娜点点头,然后低头想了想,一个字一个字地翻译:“那段话的意思好像是——接近我的核心,水底最深处,连死亡都不能改变我之处。在世界的歧路,我等你。”

林轩皱眉,因为这些话的意思晦涩而深奥,如同《诸世纪》上的预言诗歌一般。

“那不是他在说话,他是梵天会的中层杀手,不是预言家,更不是文学家。所以,说不出这么高深的话来。”林轩说。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刚刚发生的事,应该是某种力量占据了卡米扬的思想,只通过对方的嘴和舌来说话,也就是传说中的“神谕、神授”,不过,在此处,发出声音的不是善意慈悲的“神”,而是某种极其特殊的诡异力量。

“会是什么呢?诱杀了我的同伴们,又将卡米扬拖入无底深渊?”堂娜眺望湖面,自言自语。

湖面上静悄悄的,缓慢流动的水雾幻化为各种乳白色的形状,如同妖姬的乱发。

“那辆车上加了最大限度的配重,所以浮起来的可能性很小。我永远地失去它了……真是糟糕透了!”堂娜恼火地跺脚。看起来她是个很有修养的女孩子,即使在暴怒的状况下,也不像其她俄罗斯女孩那样口吐脏话。

这一点,令林轩大感欣慰。

他喜欢这样的女孩子,知道什么可以说,什么必须不能说。

“那小木屋看起来有点古怪。”林轩说着,抬腿向那边走。

到了门口,他谨慎地停住,缓慢地吸了吸鼻子。

空气中有新鲜油彩的味道,有点刺鼻,又带着微微的酸味。

“喂,堂娜,你的同伴里有喜欢绘画的吗?是不是从国内带了丙酸类型油彩笔过来?”他扬声问。

堂娜回答:“喜欢绘画的没有,但我们的确带着油彩笔,是用来给行进路线做箭头标记的。因为俄罗斯的气候特点,这些笔的确比普通笔多加了三分之一的丙酸成分。怎么了?”

林轩摇摇头,从口袋中取出一支钢笔式微型手电筒,但并不急于打开,而是将电筒放在地上,揿下了一个开关,然后缓步向右,跨开三步。那开关是带有定时器的,大约五秒钟后自动开启。

他不得不变得谨慎一点,因为在暗夜的湖边,只要稍有亮光,就会成为远程狙击步枪的最好靶子。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要想活得更久一点,就得处处小心。

电筒亮了,射进木屋里,形成一个直径半米的白色光圈。

光圈下的木板墙上,留着一幅古怪的涂鸦。

涂鸦的笔画十分凌乱,而绘画者的水平也很一般,所以林轩一看到画,几秒钟内并不明白画的意思。

画的中心是一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