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珠峰异变

那气味越来越淡,直至完全消失。

“相信我,我不是凶手。”田梦走过来。

林轩点头:“你当然不是凶手,我觉察到,有一个无比强大的敌人无时无刻存在,仿佛已经笼罩了高原的每一寸土地。

第六感是没有时间空间限制的,他能感到那敌人的存在,对方切近时,令他如临大敌,肩头如同压着千斤重担,几乎无法呼吸;敌人退远时,又让他心生隐忧,一刻也不得放松。

“心腹大患……心腹大患……”他的心情无比沉重。

那敌人就像无处不在的西天如来佛,随时都能玩弄齐天大圣孙悟空于掌心指缝之间。急躁火爆之人,也许会迫切要求与敌人决一死战,但死战的结果,只能是以卵击石,命丧须臾之间。聪明如林轩,绝不会在时机不成熟的时候求战,而是隐忍、潜行、退避、周旋,等待胜机出现的曙光。

求战,就是求死,是敌人求之不得的事。

“你脸色好难看。”田梦说。

“是吗?”林轩强迫自己微笑,“我还没有恭喜你,父女重逢,天下太平了。”

窗子打开后,舱室里的血腥味也飘出去,消失在无限的旷野中,让他们暂时忘记了**迸流的唐雎。

“对不起,我骗了你。”田梦低下头,面带羞愧。

林轩摇头:“别这么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两人站得那么近,呼吸相闻,田梦身上的处子体香扑进林轩的鼻腔里去,痒痒的,极是惬意。

忽然间,田梦张开手臂,向前一靠,脸贴在林轩胸膛上。

自然而然的,林轩双臂下垂,圈住田梦的后背。

这个深深的拥抱维持了近五分钟,田梦没再说话,只是紧紧搂住林轩的腰。

“好了,一切噩梦都过去了。”林轩在田梦背上轻轻拍了拍。

田梦是个好女孩,大局未定,未来难测,此刻不宜做出任何男欢女爱的承诺,否则就是极其不负责任。

林轩是个感性与理性兼具的人,既可以焚心如火,投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又可以冷静如冰,洞察一切,有条不紊地处理任何复杂问题。外面,唐雎死,敌人随时可能去而复返,所以此刻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

“我不该……但我已经……爱上你了……刚刚我在心中盟誓,求我早逝的娘亲保佑,让我们能够在藏地涡旋中全身而退,归隐红尘俗世之内,携手共度一生。”田梦仰起脸,脸已经通红如熟透了的苹果。

当时当下,仍然知道脸红的女孩子已经极少见,更何况是田梦这样明眸皓齿的美女。

面对这种直抒胸臆的表白,林轩有一瞬间的眩晕感,不过很快他就冷静下来,更紧地拥抱田梦一次,携着她的手,向外面走去。

“找到云窟井,一路向下垂降,就能抵达那里。我相信那是地脉入口,地脉是地球的脉络,其发端一定连接地球轴心。控制那里,我们就是地球的主人,能够任意操控这世界上的一切,山无陵江水为竭,七大洲四大洋……都是我们的,都是我们的……哈哈哈哈……”

田雨农的狂笑声震撼山谷,激起阵阵回声,但他身边只有一个命丧血冷的唐雎,并没有第二个活人。

“梦梦,你放心,我的一切将来都是你的。我是地球之王,你就是地球公主,让我们一起与这个星球同生共死,寿与天齐!”他转过身,指着唐雎,喃喃低语。

看到这种诡异情景,林轩不由得后背生寒。

田梦刚要开口,林轩手快,一把捂住她的嘴,把她带到一边去。

“别出声,观察清楚再说。”他附在田梦耳边说。

那种情形,似乎田雨农已经被某种力量控制,进入了幻觉世界,把倒伏的唐雎看作是自己的女儿田梦。

也就是说,林轩感受到的那强大敌人根本没有远离,而是潜伏左右,趁机向田雨农出手。现在,他的首要任务不是叫醒田雨农,而是缜密地观察四周,找到那敌人的隐身之处,寻机杀之。

“那天,我带领梵天会精英一百零八雪骑由喜马拉雅山脉南坡的尼泊尔天龙寺动身,攀登珠峰,九天到达峰顶,原地休整十二小时后,继续向西北前进。在梵天会秘藏的古印度地图中,由珠峰绝顶西去,穿过两道冰隙,就能找到通往‘天外峰’的道路。那里,才是珠峰最高处,空气稀薄,含氧量只有普通空气的百分之一,近乎无氧真空。我们的队伍中,挟持着一名印度北方邦的占卜大师,据他推断,当夜十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