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神山之夜

“我在这里,所以看得一清二楚,通通透透。看得太清楚,活得就无意义了。地球上的沧海桑田,不过弹指一挥间,超级大国间的相互倾轧,彼此攻讦,不过是一种毫无价值的零和游戏。就算某一个国家占领了整个地球,那它与广袤的太阳系、银河系、宇宙比较起来,也是无比渺小的。更何况,在宇宙之外,还有无限度的平行宇宙、镜面宇宙、蜂巢宇宙,无边无际,无穷无尽……唯有结束,才是最好的归宿。”在梦中,堂娜决绝无比地说。

“不要,堂娜,不要——”林轩大叫着从梦中醒来,浑身冷汗涔涔。

没有堂娜,没有第二个“人”,他睡在狭窄的行军床上,行军床是在一顶军用帐篷里,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丝人声。

他抱着头,痛苦地沉思了很久,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让自己紧缩的心、抽搐的胃部慢慢舒缓下来。

堂娜已经消失在现实世界中,却偏偏又出现在他梦里,这种奇怪的时空转换,非但不能解除他的相思之苦,反而更加重了他的心理负担。

“你这样来,又这样去……只会让我更痛苦,一秒钟都忘不了你。堂娜,这一辈子,我都没办法忘记你……”巨大的痛苦像一顶密不透风的头盔那样包裹着他,令他一阵一阵地喘不过气来。

他下了床,站在黑暗中清醒了一会儿,然后才缓步走出帐篷。

天已经黑了,绝对已经超过田梦说的出发时间。

营地里看不见一点灯光,所有的帐篷都沉浸在黑暗中。

他向大万字的方向眺望,大山黑魆魆地陡直矗立着,仿佛神秘诡异的沉默巨人。那个天然的大万字即使在黑夜里也能看清轮廓,此刻它就像一道伤疤一样,深深地刻在林轩心里。

堂娜的灵魂和声音在他梦里,但她的人却永久地留在那里面,用她的牺牲换来了林轩的全身而退。

“你醒了?”田梦从对面的帐篷后面转出来。

她换上了一套紧身黑衣,手里拎着短枪,脸上的表情十分紧张。

“你去哪里了?为什么没有按时叫我?”林轩问。

“我去处理另外的事了。”田梦走近,脸上的笑容略显僵硬。

林轩向四面看,营地里没有一点人声,连最起码的游动岗哨都看不到,这是非常奇怪的一件事。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林轩问。

“再过十分钟,我看得出,你刚刚睡醒。”田梦回答。

林轩点点头,拖了一张椅子坐下。

“我看过天气预报,今晚晴天,一会儿月亮就升上来。对于朝圣者来说,神山的月夜具有神奇的灵性,有的人会整夜不睡,对着月亮磕长头,忏悔自己做过的错事,祈求明月照耀今后的人生之路,远离苦难灾厄,趋向光明圆满……”田梦幽幽地说。

林轩抬起头,东面天空果然已经呈现出淡淡的灰白色,可知月亮即将升起。

他有在珠峰顶上看月亮的经历,知道高山望月是一件很美好的事。经历了这么多人间的苦难,他希望今晚能有一份平静的心情,可以全心全意地赏月,不再被悲凉奔逃所左右。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这些被别人艳羡、尊敬、崇拜的间谍明星还不如那些不识字、无见识的土生藏民。

今日的藏民就如古代先民那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最简单的日子。他们没有奢望,也没有欲望,只是随着太阳的起落而生存于这个世界,既不欣喜于活着,也不恐惧于死去。

“真好啊,我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有一个世纪没有抬头仰望明月了。”他由衷地感叹。

“你今晚可以看个够,没有人会来打搅我们。”田梦似乎话里有话。

“是啊,有51地区的力量在,别人想打搅只怕也没有那个胆子。”林轩也话里有话地回应。

他很清楚,如果换一个环境,田梦就是高高在上的51地区将军,下辖部门众多,掌中大权独握,能够调动千军万马。离开雪山,他们之间的亲密朋友关系就不复存在了。

田梦怔了怔,充满歉意地低声问:“林轩,你是不是……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气我之前一直欺骗你?好吧,我现在郑重地再次向你道歉。”

她的声音变得无比柔和,望着林轩的目光也极为真诚。一个漂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