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遗嘱

readx();“疯了!这完全疯了!”祝立豪像头愤怒的狮子,全然不顾形象的咆哮着。

“住口!”

祝士钊脸色阴沉地瞪着儿子,“他是你爷爷,你没资格、更不应该说这种话,绝对不要有第二次!”

“爸,那可是价值一个亿的遗产,难道就这么便宜那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小丫头?”祝立豪吼道。

“是啊,爸,如果爷爷想奉献爱心,捐助社会也就罢了,可莫名其妙地就多出来个徒弟,算是怎么回事?爷爷到底是在什么状态下立的这份遗嘱?”祝丽妍也不满地说道。

“丽妍,爷爷生前最疼你,你怎么能够这么说话?”祝士钊生气地瞪了女儿一眼。

“大哥,你也别责怪立豪和丽妍了,这件事情本来就奇怪嘛,别说孩子们奇怪,连我们这些做儿女的也都有些莫名其妙。”

坐在另外一张沙发上的一名中年人说道,他的身边还有一名和他面容有几分相似的中年女人……男的叫祝士昌,女的叫祝士英,是祝士钊的弟弟和妹妹,两个人的脸色也是十分的不豫,但相比起祝士钊和祝立豪要好得多,因为那笔遗产是无论如何也分不到他们二人的名下。

第二代子弟中,只有长房的长子和次女在场,其他子女都没在,但这并不是重点。

在另一张沙发上,身着一个穿着西服的青年男子,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几个人的种种姿态,眼中却有几分好奇的神色……那个谜一样的女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等一对儿女安静下来之后,祝士钊向青年男子抱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严律师,让您见笑了,实在是这份遗嘱的内容太令人惊讶了。”

严律师……严浩天,今年28岁,四年前独自在大连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在业界就声名鹊起,成为有名的大律师,而其身世对于许多人更是一个迷,但用年少多金,才貌双全来形容,一点儿都不过分。

听到祝士钊的话,严浩天微微一笑:“我理解,请问两位祝先生和祝女士,对遗嘱还有什么疑问吗?”

祝立豪猛地又站起来:“当然有……”

“坐下!”

祝士钊沉声道:“有长辈在,这里没有你们说话的份儿!”

“哼!”祝立豪重重地坐了回去。

祝士钊转向严浩天道:“严律师,关于给我们的这一部分,我们能够理解。但是,另一部分,就是那处房产的,我还是有些不理解,您能不能再解释一下。”

“可以。”

严浩天点点头:“首先有一点,按照祝老先生的说法,这幢小楼以及里面的财产在他之前,并不属于祝家的财产,而是有条件的继承,他对于这幢小楼有完全的决定权,这一点三位没有异议吧?”

“没有。”

祝士钊、祝士昌和祝士英兄妹三人对视了一眼,点点头。

“那不就很清楚了?”

严浩天双手一摊:“遗嘱的具体条文我就不再细说了,祝老先生既然将这幢小楼及其所有物品都赠送给慕容秀,按照《继承法》的规定,任何人都没理由反对。”

“严律师,我们想知道这份遗嘱的有效性和那位慕容纤纤秀到底满足了什么条件?”祝士昌问道,另外四人也是十分好奇,都看向严浩天。

严浩天点点头:“关于有效性……我大概能够明白你的意思,这里有权威机构对祝老先生当时的状况所做的检查报告,保证遗嘱是绝对真实有效的。”

他将几分文件放在茶几上,等祝家人一一传阅过后,才继续说道:“满足的条件嘛,这个你们应该仔细看过遗嘱吧?好像是那位慕容秀学会了祝老先生所传的逆水行舟针法和八门金锁针法,这两套针法我也是闻名已久,却从未见过,这到底是两种什么样的针法?”

严浩天确实是好奇。

留下遗嘱的祝国恩老先生并不是杏林中人,他的祖上以诗书传家,他自己是大连工业大学教授,一子一女从商,次子在体制内工作,只是这位老先生不知道从哪里习得一身针炙的本事,虽然只是偶尔小试身手,却每每有惊人的效果,有不少人想求他的针炙之术,却无不被他婉拒,没想到不声不响的却是有了传人。

祝士兄妹面面相觑,最后祝士钊尴尬地道:“这套针法我们兄妹都没有学过,只知道这两套针法必须配合精深的内功才能够使用。”

“内功?这年月真的有内功吗?”严浩天觉得好像,有种看武侠小说的感觉。

“真的有,严律师,我亲眼见过爷爷凌空将一个大石头蛋子推得满院子滚,后来我要爷爷教我,可惜我没那耐性,最后就算了。”祝立豪说道。

“别胡说八道了!”

祝士钊瞪了儿子一眼,然后对严浩天道:“严律师,你在向那位慕容纤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