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名为“霍格沃兹”的曙光

阳光从破旧的棕褐色窗帘缝隙中透了进来,清晨的新鲜空气将小阁楼里的沉闷稍稍洗去了些许。

或许是因为离海太近的缘故吧,这里的湿度还是一如既往地高。哪怕是阁楼上,依旧有青苔在角落里肆意地攀爬扩张着它们的领地,留下一片片莫名的盎然生机。

当伦敦的男人们还在被窝里搂着自家老婆——抑或是情人,这个可没准儿;总之,当那些家伙们还在松软的床上酣睡的时候,托波因特的百姓们便已经忙碌了起来。

这便是港口城市的早晨,在刚刚抛却昨夜的纸醉金迷没多久,便又一次迎来了新一轮的嘈杂与繁忙,就好似人们并不需要睡眠似的。

当然了,这一切生机勃勃的画面,肯定是都与泰莫巷的居民无关的。

玛卡便是托波因特东边这条暗巷里的居民,虽说他是出生在普利茅斯,可这又有什么关系?

穷人有穷人的过法,自然也会有他们的选择,在这条充满“理想”、充满“未来”的巷子里,可比在普利茅斯那种多方势力交汇的地方要过得安稳得多。

在这里,没有太多的官方视线、更没有财阀巨兽的重点势力,那些都在普利茅斯呢!在这个灯下黑的港口城市里,只有沉于水面之下的各种暗流交易。

玛卡虽然年纪不大,但却凭借着天生的聪明、和超乎寻常的精明,在这里过着昼夜颠倒的日子。两个小时前,刚从那缤纷的夜场中回来的他,正窝在略显陈旧的床上呼呼大睡呢!码头上多了几艘货船什么的,他哪儿管得着这些。

就在他流连于斑斓梦乡之时,窗帘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拍打翅膀的声响,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外面窄窄的窗台上。

“咚咚咚”

似乎是有鸟类正啄着窗框,沉闷的声音透过窗帘传了进来。

睡梦中的玛卡皱了皱眉头,并没有被吵醒。他翻了个身,被子被他拉到头顶盖住了脑袋。

“咚咚咚”

又是三声轻响,就像是在敲门似的,让人有些在意究竟有什么在外面折腾。

“咚咚,哐——”

又是三下,大概是最后一下啄歪了还是怎么的,老旧的窗户玻璃立刻交付了自己的使命,玻璃碎片稀里哗啦落了一地。要不是有窗帘布挡着,估计这会儿玻璃渣子已经溅得满床都是了。

破旧的被子被豁然掀开,玛卡迷瞪着双眼坐了起来。约莫是还没睡醒吧,只见他四下里望了望,一头雾水的模样让人颇有些忍俊不禁。

突然间,正在愣神的玛卡一把拉开了窗帘,可随即便呆住了。

窗外,一只淡灰色的猫头鹰正站在那里,大大的双眼与玛卡的视线相接。不多时,那只猫头鹰居然歪了歪头,干巴巴地叫了一声,似乎对自己的失误有点不太好意思。

玛卡眨巴了两下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何表情。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在一只猫头鹰的身上,看到了那种只有人类才会显露出来的灵动。

“猫头鹰的智商有那么高吗?”玛卡发现,自己有点怀疑人生的趋向。

“咕——”

就在玛卡满头问号的时候,猫头鹰轻轻叫了一声,然后伸出了它的左爪,将一份信放在了窗台边缘。

厚重的羊皮纸信封上,用翡翠绿的墨水写着地址,信封上没有贴邮票。玛卡楞了一下,伸手拿了起来,只见上边有一块火红色的蜡封和一个盾牌纹章。大写的“H”字母周围,狮子、鹰、獾和蛇各占着四分之一的地方。

在纹章顶端,正印着一个对玛卡来说,陌生而又熟悉的单词。

“霍格、沃茨?”玛卡将这个单词拼读了出来,语气中满是惊讶和迷茫。

他并没有急着打开信封,而是呆呆地盯着这个盾型纹章,思绪却越飘越远。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回过神来。

他无言地将信封撇在了床上,蜷缩起身子的同时,用他那苍白而瘦削的双臂将脑袋紧紧地抱了起来。光泽暗淡的黑发在指间凌乱地耷拉着,似乎在诉说着这些年昏暗而苦涩的种种过去。

“事到如今才……”良久,玛卡自干涩的喉咙里,挤出了一句饱含苦闷的呻吟,“呃啊——这简直可笑。”

窗外突然刮进来一阵海风,吹得人格外地冷。

是了,六月的托波因特,尚是一个与炎热毫不相干的时段。

……

日头渐渐升高了些许,阳光给这个近海的城镇带来了一丝融融的暖意。玛卡坐在窗外的屋顶斜坡上,靠着阁楼外壁遥遥地望向那波光潋滟的泰马河水面。朝阳自水天交界处升起,给碧蓝的河面镀上了一层闪耀的金色。

这对常年漫步在深夜街头的玛卡来说,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绝伦景象。

他怔怔地看着远方出神,手中却紧抓着那封尚未打开的信。这封信是如此轻盈,然而玛卡却时刻感受着,它压在自己内心的沉重。

“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