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二十三章 丧心病狂! (2)

兰却一次一次的刷新着我的认知。

先是将自己最好的闺蜜用特殊的方法昏睡过去,还利用叶倾城将我给引到这个地方来。

现在刘香兰更疯狂,竟然扬言我如果不喝掉手中的药水的话,就要亲手将叶倾城给杀掉!这个刘香兰,心里到底变态到了何种地步?而这样的一个女人的存在本身就是恐怖的,既然如此,那么这个刘香兰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下不去手?”刘香兰再次冷漠的开口。

“我跟你说过,女人发疯是不可能预测到结果的,现在的我正好是这样的一个状态。倾城刺激到了我,你也刺激到了我,为了我自己的安全,我也不得不牺牲倾城了!”

“哼!按照你这样说,即使我喝下了这个药水,你也不一定会放过叶倾城的!”我再次开口道。

“张成,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么?”刘香兰冰冷的瞥了我一眼。

“你是所有罪恶的源头!只要你死了,或者让你失去那最重要的记忆,倾城就不会再受到任何的威胁!你如果正常活着,随时随地都能够对倾城造成巨大的威胁,这份威胁并不是来自我,如果你还能够活蹦乱跳的在这个世界上,倾城的性命早晚会保不住,还不如我来亲手解决了。这关键在于你,如果你死了,或者喝下了这瓶药水,来自你的危险立马就能够解除,那时候倾城还重要吗?不重要了,她也威胁不到任何事情,所以我才说你是关键,明白了吗?”

来自我的危险?

对于刘香兰来说,我身上到底有什么因素能够让她感觉到是危险的?

我仔细想了想也没有想明白,说这句话的人可以是蒋家人,也可以是夏家人,但是刘香兰这个刘家人说这样的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刘香兰这是在表明她或者刘家的立场了吗?

刘香兰见我一直没有说话,再次开口说道:“其实我也不想对倾城动手的,我那么信任倾城,我将她看作我的亲人,我怎么可能愿意对她动手呢?但是现在的我只能有这样的选择了。张成,你不是说你对倾城有感情吗?那你就做出选择啊!这样的一个选择,对你来说不难吧?谁让你就是一个天生的害人精?”

害人精?

我心中苦笑了一番,刘香兰给我这样的一个评价,似乎一点错误也没有啊。

如果不是我的话,现在的叶倾城估计也不会沦落到如今的这个地步了吧?

我看了一眼刘香兰身后熟睡着的叶倾城,我不敢保证刘香兰到底会不会对叶倾城动手,不过我不能拿这个来赌,毕竟这是叶倾城的性命,我如果拿这样的一个因素来赌博的话,那我也太过丧心病狂了。

而且我感觉现在的刘香兰可怕到了极点,这个女人看上去确实被刺激到了,如果我不喝的话,刘香兰会不会直接就对叶倾城动手?

我不确定这样的一个问题,我也不敢去尝试,一时间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