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异变生

异世。

万丈高山,奇石怪树林立,遍布山间的野兽凶猛残暴,寻常人走在山脚亦是人心惶惶,怕咆哮的野兽突然冲出,撕碎吃了路人。

而就这样一危险之地,今天的山顶却意外出现了三人,不寻常的三人,以二对一的形势对立。

长发飘飘的灰衣白裙女子,有一张绝美梦幻的脸,属于所有男人幻想而不得的梦中女神,但此刻美女嘴角有血,显然已经受伤,而对面冷冽的美女,同龄人的颜值不相上下,一袭白裙纤尘不染。

而最后一位,却是最神秘的,整个身体躲在黑袍中,但听声音是个女的,深沉而肃杀,毫无感情可言:“将东西交出了。”

李梦延闭了闭眼,已放弃挣扎,盘腿坐在地上,嗤笑道:“惩戒使就算我把东西给你了,也难逃一死,你杀人可是从来不讲情面的。”

看向白衣女子,戚戚然道:“悦莼你我修为等级相同,你的傀儡术对我无用,你根本控制不了我,想当初我族背叛了黑渊国,天涯海角生生世世被追杀亦是无怨,但现在是全人类的灾难,那东西是唯一的希望,你在这里也有亲人,你也想他们活着。”

悦莼好看的一字眉泛着冷意,收了手里的针芒灵器,双手背在身后,清冷的声音干净纯澈:“那,你是何意,难道想让我们放了你?”说完后悦莼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的犹豫。

李梦延苦笑着淡淡地摇了摇头,拒绝道:“不用,我李家不是还有有个妹妹吗,她也算是一个传人,她无任何修为,就是一普通人,用她之血与传家物什祭祀,同样可以发挥作用。”

“哦,也是,只要她是梦族血脉,应该是可以的。”惩戒使悠悠道,声音里的杀气自然而然倾泻而出。

李梦延看了惩戒使一眼,心底涌现一抹怪异的感觉,只是她现在灵力不足,不然她一定要看看她黑袍下掩藏的面孔。

这山上的风太冷,受伤的李梦延咳了两声,脸色发白,道:“悦莼,我虽不配得到你的信任,但我只有你可信了,我同意你给欣欣施傀儡术,但请你一定要护她周全。”泪从眼眶滑落,那是浓浓的思念和愧疚,却不是对那家中之妹的。

“哼,”惩戒使怪声怪气地嗤笑道:“背叛者死,在你们家族背叛黑渊国的那天就注定今日的结局。”

李梦延垂下眼睑,轻声念道:“我知今日命必丧此,我只是不想这天下没了希望。”|

悦莼冷冽的眉眼有了裂痕,脑海浮现她们曾经的情谊,缓缓点头:“好,我答应你,在灾难未过前,保全她命,但事情解决后,我会把她交于惩戒使。”

事已至此,李梦延也不予强求,这争取来的时间,就看那人自己的造化了。缓缓拿下身后的黑色小背包,将包中的香坛拿出来,大小是自家中用来上香的那中,呈灰色。

“只是这个?”惩戒使阴森森的声音带着疑惑。

李梦延手下一顿,没有理会,站起身,突然手一扬直接将香坛抛向天空,那香炉兀自浮在半空,李梦延满脸凝肃,抬手将紫色的灵力注入。“是不是真的,你们可以自己检查。”

悦莼犹豫了一下,将白色的灵力注入香炉,一边仔细观察香坛的变化,而就在此刻,黑袍人突然抬起手,指尖跳动着纯正的红色灵力,毫不客气地将灵力注入半空的坛子。

悦莼瞪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向黑袍人,厉声质问:“你是谁?你不是惩戒使,你是谁?”惩戒使的灵力是黑色的,这人可是足足与她相处了半月,她居然没有发现她是冒充的,一时心里上受到了莫大的刺激。

李梦延见目的达到,缓缓勾起唇角,笑了。

吸纳了三种灵力的坛子,仿佛起到了召唤的作用,天空云涌翻滚,慢慢天上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仿佛一张吃人的大嘴。

黑袍人收回灵力,抬手一股火红的灵匕刺向李梦延,而李梦延灵敏躲过,同时捏了一个决打出,黑袍被掀开,一束火红半古式衣衫的美艳女子暴露在空气中。

“流朔?”月纯吃惊地喊道。

李梦延见到流朔,脸色一变,暗想:看来她的另一个计划不能成功了。

流朔邪邪一笑,眼眸一收,出手凌厉,把先前就有伤的李梦延逼的节节败退,身后便是悬崖,悦莼就要跃起去救,但这时梦延却喊道:“别管我,快拿东西。”

悦莼面色焦急,一咬牙,转身飞身而起便去抢东西,但流朔本就擅长攻击,兵器手出击一条银色长鞭握在手中一甩,眼看要缠住半空的香坛。

“百变兵器手。”悦莼瞳孔一缩,本能的不想让其抢到,大不了鱼死网破,手一挽飞针射向香炉。

受到冲击的香坛,一点点龟裂,“嘭”的一声,炸裂开来,离的最近悦莼被波及的最厉害,在地上滚了几圈最终刹住。

天空中黑色的漩涡在慢慢消失。

流朔收回银鞭,回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