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残阳铺水,半江瑟瑟,天边仅剩几缕红辉,洒落黎城江岸,落寞又显柔和。

江天交界之处,隐约显现一艘船。这船驶得极快,不多时,便要靠岸了。

渡口船家仔细瞧去,见一“陆”字旗正随风飘摇。

大家心中一震,都纷纷移船避让。

这“陆”字旗自然代表陆家,众所周知,陆家可是京城的高官大户。

多年前,黎城知府徐清明的内侄女林曦月,被先帝指婚,以圣旨为聘,高嫁京城陆家嫡子,那可是轰动一时的大好事情。

就着这层关系,蜗居黎城多年的徐知府,一跃成为京城高官,并深受先帝赏识,就连黎城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因着徐家的缘故,也被奉为一时的风水宝地,并渐渐地热闹了起来,演变成如今繁荣昌盛的模样。

这一切的一切,可得多亏了那位林姑娘,也就是现如今的陆大夫人。

这次陆大夫人要回娘家来看看,黎城官员早就得了消息,纷纷在渡口候着。

船即将靠岸,众人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准备迎接。

此时,天将黑未黑,渡口已有火把燃起。

一阵凉风袭来,火焰被压低,随后又窜得猛高。

“嘭”的一声,船靠岸了。

四周很静,无人发声。

黎城知府静待不久,听闻船上有脚步声响起,急忙上前接待。

他抬头望去,见船上众人簇拥而出,中间似乎抬着一架……床?

黎城知府再三确定,他真的没看错,那就是一架床。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陆大夫人的特殊癖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