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老宅

黑暗褪去,林家老宅显现出了它清晰的轮廓。

本来是一座标准的四合院,后来进行了扩建修整,如今大了一倍不止。

花园假山,小桥流水。

这座大宅子院,现在却只有一个主子居住在内。

“冬香,你快一点儿呀,小姐还在等着呢。”催促完,春香又点着冬香的脑袋,笑着调侃:“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你可真真的一句没落下。”

冬香打了一个哈欠,捏了捏肉嘟嘟的脸蛋意图能让自己清醒点,却下不了狠手,只能努力睁大眼睛喊道:“春香姐,你掐我一下,”以求对方能解开周公对自己下的毒。

春香捏着冬香红嘟嘟的可爱的脸蛋,啧啧道:“怪不得夏香那么喜欢捏你这丫头的脸蛋,这手感还真好。”说完轻轻又捏了一下,笑着跑了,还留下一句:“我可怎么下得去手呦。”回荡在空气中。

冬香只能无奈的跺跺脚,打起精神跟上去。

两个人进了花园,就见小姐带着秋香已经开始打拳。

赶忙安静的走到小姐后面开始跟着练。

林明姚带着小丫鬟们正练到海底捞针,前门的婆子来报:“海掌柜来了。”

“请进来吧。”几人动作依旧没停。

海掌柜,姓海,名君,是农记粮行的大掌柜,也是林明姚所有粮店的总掌柜。

海掌柜进了花园就看到几个花儿一样的女孩儿,整齐划一的打着拳,此情景他遇见几次,还记得第一次,那时只有林小姐一个人,他还好奇问过是什么拳。

当时女孩儿才八岁,极认真的回答道:“太极。”

这两个字从小女孩嘴中说出来,似乎代表着什么重要的东西,增加了重量一般,砸进了他心里,让他清楚记到现在还没忘。

海掌柜走过去对着林明姚行了一礼,也笑呵呵站在她旁边,打起拳来。

没一会,后面的三个丫头都“噗嗤,噗嗤”憋笑起来。

林月姚扭头一看,胖胖的海掌柜举着手臂,抬着脚,这哪是太极啊,整个一猴子做贼,还是一只胖猴子。

林月姚面无表情继续打拳。

海掌柜也不以为意,边继续自己独创的动作,边道:“昨晚收到南边的消息,四天前,苏地两处决堤,淹了六个县,灾情严重,百姓死伤过半,义仓淹没了三处,所剩下的几仓,因为收成不好,也不够支撑多久。”

林月姚听了道:“让苏地附近的粮店,粮食保持原价售出,三天后降低两成,再从临近的店调些粮食过去应急,我们这边还有一些存货在南城的仓库里,你让人尽快运到苏地去,到时候如果其他商家的粮食都卖光了,就把一半的粮食捐给县衙,找一个可靠的父母官。”

如今这世道,做好事还不能太明显,就怕朝廷怀疑你收买民心,居心不良。

说完又道:“看好下面的人,别又有心大的生了不该有的心思,欺上瞒下。”

店多了,山高皇帝远的,真不好管理,前一段时间就发现一个掌柜账面不对,一查才发现,好米换成了陈米,里面还兑了石头,以好充次,贪污不少银子。

直接被送了官。

应了一声是,海掌柜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感叹道:“时间过得真快呀,小姐都到了嫁人的年纪了。”

林月姚收了动作,问道:“怎么?京城里来人了?”

海掌柜又想感叹了:“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小姐呀。”

海掌柜点头道:“人已经出发了,估计再过两天就到了。是您大哥身边一个管事,姓张。”

太阳已经升了起来,满地撒着光辉,拉的人影子老长。

林月姚走进不远处的凉亭,找了张凳子坐下,这才慢悠悠的道:“该来的总会来,你也该把这边事情该处理处理,该交代交代,咱们是时候进京了。”说完笑了笑。

海管事走后,林月姚继续坐亭子里,上半身靠在桌子上,以手支头,似乎在闭目想事情。

三个小丫鬟不敢打扰。

林月姚此时的心神却沉浸在了自己空间里。

空间面积很大,种满了刚结穗的小麦水稻,边上还堆积了两个小山,一山黄澄澄的小麦,一山洁白的大米。

此时林月姚心念一动,两座小山分别有一小半消失不见。

消失的粮食已经堆满了南城的仓库里。

她能通过空间把粮食直接送到做过标记的地方。

挺神奇的。

不过空间的存在才是最神奇的。

这应该就是穿越的福利吧。

林月姚是穿越的,她穿越来的时候,此身体才七岁,是生病了,没钱看,病死的。

一个官家的小姑奶奶混到这个地步,挺惨的。

当时留在她身边伺候的人有一个奶娘,一个大丫鬟,两个小丫鬟。

大概是没爹没娘的孩子,林家也没人管她身边的奶娘是什么心性。

自从林家人全部进了京城,把她一个不满三岁的孩子孤苦伶仃的扔在这个老宅子,长期无人问津。

奶娘心思就开始活络了。

此奶娘活的比她还像个主子,抢了林月姚的两个小丫鬟去伺候自己,大丫鬟奶娘支使不动,就留给了她。

大丫鬟倒也算是衷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