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就读

“嗯,天气热了就经常吃。”青青不敢抬头看他,只能低头装作爱吃。唉,这个谎不知道怎么圆过去呢。

山子在边上早已经只是个摆设了:躯壳还在,灵魂早已不在。他不知道怎么面对眼前的姐姐和先生了。

云阑这下确定,这姑娘来历不平凡了。不过这个小男孩看起来倒是个普通的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亲姐弟。

他现在非常想深入了解杜青青,又苦于没理由。

指着另一个点心,让杜青青尝尝。这就是个鳗鱼炒饭,厨师手艺不错,青青这下一句话都不敢说了,只埋头说好吃。

云阑更加无语了,这是东瀛人那边传过来的,她吃着居然没特殊反应?不是应该很奇怪,然后不敢下嘴吗?也没觉得味道怪异?

云阑指着第三样点心让青青品尝,这就是个酒酿,青青觉得这个在这里应该算是很正常的,点吃边说:“山子,你来尝尝这个酒酿,很不错的。可惜里面没有放圆子和鸡蛋。”

云阑彻底绷不住了,这姑娘咋啥都知道?这酒酿是宫里的御厨刚刚试出来的,知道他好美食,娘娘特地让人给他送过来的。他也是昨天刚吃了一次,今天特地拿出来炫耀的。好吧,居然人家早就吃过了。还说什么?圆子?鸡蛋?这又是怎么回事?

秉承着绝不放过一个美食的宗旨,云阑好学的问道:“这个酒酿,放了鸡蛋好吃吗?那个,圆子又是什么东西?”

青青愣住了,又闯祸了?

她巴不得拍死自己,就不能少说几句?

云阑觉得既然青青叫山子也吃,肯定他也吃过的,就拉过小男孩,硬是盛给他一碗:“你尝尝,跟你家里的味道差不多么?”

小样,你不说,我还不能从你弟弟嘴巴里套出来?你弟弟在我手上,以后有的是时间问,呵呵呵。

云阑打定主意,把杜骁山放入自己门下,亲自教,亲自问,咳咳,问他姐姐的来历。

山子到真的是吃过一次姐姐做的酒酿。也没想太多,吃了几口就恭恭敬敬的说:“先生,这个酒酿跟我姐姐做的差不多。”先生给的肯定要吃的,先生问的肯定要回答的。

云阑怎么都没想到,山子是恰巧吃过酒酿,如果把另外几样给他品尝,肯定会露馅的。

心灰意冷的云阑,只觉得自己之前的人生完全是个错误。什么贵族,什么皇家,就是个屁啊。看来他们都被民间的高手给隐瞒的死死的,民间的美食美酒多的是,亏他们还自以为高贵。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好想哭啊!

青青吃饱喝足,跟惴惴不安的弟弟告别,塞给他一些傍身的银子:“弟弟,在这里,没人会照顾你,凡事只能靠自己。你要把自己当个大人去考虑问题。学问上有不懂的多问同学,问先生。同学之间的关系也要处理好,可以偶尔请他们吃吃饭送送礼物什么的,但是不能太过,不能让他们把你当冤大头。”

理了理弟弟的头发,小家伙要突然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了呢,有点担心啊:“山子,在这里你要自己洗衣服搞卫生。知道不?”

“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