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不一样的十六岁

华夏中部地区,一座高大的山体突兀的耸立在群山之间,烟雾缭绕,气势磅礴。山腰上镶嵌着一处庄园,庄园占地很广,但是与硕大的山体相比,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庄园西边的一处别院的一间房里,一个妙龄女子趴在床上,极其不雅的流着哈喇子呼呼大睡。

“系统启动……启动……启动……启动……”

“月儿,月儿,该起床了!”

“别吵,我正和于修哥哥结婚呢?”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传到秋月儿的脑中,秋月儿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忽然意识到了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一骨碌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这间陌生的房间,灰褐色实木家具,雕刻着镂空的花纹,古生古色。

这是什么地方?

她不是应该在自己的婚礼上吗?红毯、鲜花,还有她帅气的新郎!

怎么突然间就出现在这莫名其妙的地方了,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脸,不是梦,莫非是谁的恶作剧?

“于修是谁?”清冷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秋月儿机械式的转过脑袋,有些发蒙的看着一旁的男子,面如冠玉,目若朗星。

“我天呐?”

“爸!你是不是整容了?打玻尿酸了?还植了头发是不是?”

“你的啤酒肚呢?你现在这个样子至少年轻了二十岁不止!”

秋月儿看着突然变得貌美如花的老爹,激动的跳了起来,迫切的伸手去摸老爹的头发,想看看是真是假。

芊芊玉手停在半空中,秋月儿此时此刻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简直天雷滚滚。

虽然她觉得自己的手一直都很美,但是眼前这青葱玉指,宛如玉笋,漂亮的简直不像话的手指,估计手模也不过如此罢了。

这是我的手?这是我的胳膊?

莫非是他们在我睡着的时候给我做了个手膜、SPA啥的?可自己怎么就没有一点的印象呢?

一定发生了什么违背常理的事!

莫非是个真实的梦境?

反手狠狠给了自己一耳光,痛的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

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告诉她,这不是梦!

秋月儿只觉心跳噗通噗通的,慢慢的伸出自己的左手,摊开掌心,发现那颗掌心痣安然无恙的待在手心里,不由得长舒一口气,心跳稍微缓了点。

又看了看眼前帅气逼人的老爹,拉过他的左手,那颗和她同位置的掌心痣也在,证明这确实是自己的亲爹。

“你这孩子,一大早的发什么神经?”齐季忙拉过她的手,有些心疼的看着她略微红肿的右脸。

也不知道这孩子得了什么癔症了,一大早的发神经居然自己抽自己。

秋月儿呵呵干笑几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一样的地方,看似相似的人,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心里盘算着自己这是穿越了?还是重生了?

“爸,今天是几号?”秋月儿装作没睡醒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样子问道。

“你这孩子怎么忘了,今天是九九重阳节,族里的大日子,你今天好好表现,一定要争取入族谱。”齐季看着不紧不慢的秋月儿,似乎一点都没有把这么重要的事放在心上,不由得有些气闷。

“族谱?”

秋月儿有见过秋家的族谱的,就一个破破烂烂的册子。

好像是秋家另一系的一个长辈来找爷爷,要把秋家的几个后生晚辈的名字添上。

像她和姐姐这样的女孩子,是没有资格的,现在居然要给她入族谱?

“本来你是没有资格的,但是秋家这一代人丁稀薄,你奶奶向九婆婆求了情,这才同意你来祖宅参加族里的考验。”

从齐季的字里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