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王府夜事

酒足饭饱之后,段誉邀请何旭小住几日,何旭假意推辞几番终是住了下来,期间何旭还是说出了自己准备动身去擂鼓山,问了问段誉知道这地方吗,段誉确是不知,随后叫过王府里的四大侍卫朱丹臣才明白擂鼓山在哪,原来擂鼓山在嵩山嵩县之南,屈原冈的东北,此去甚远。段誉甚是好奇的问道“不知何兄去这什么擂鼓山干什么?莫非是游览一番,那不如我们同行?”一旁的朱丹臣听这话眉头一皱暗暗想道“世子才刚回来,怎么又要出门去,一会我要禀告王爷,在加派点人手看好世子,不能让他在偷偷溜出去了,就算实在要出去,起码也要带着我们几个侍卫一起走。”

“哈哈,段兄我可没你这么好的雅兴去游览风光,我是准备去那拜师学武。”“哦,何兄既然你是去那学武,那又何必舍近求远呢,我大理段氏在江湖上也是数得上名号的,我让朱大哥教教你,或者我求下我父王让他亲自指点指点你。”“公子,甚言!”一旁的朱丹臣眉头皱的更深了。“段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大理段氏的一阳指天下闻名,更不提那传说中的六脉神剑了,可这是你大理段氏的看家本领,哪能随意乱传给我,至于说其他武功,我不太感兴趣,况且我这次去擂鼓山找的名师,很有可能就是那逍遥派之人。”朱丹臣闻言,松了一口气,赞赏的看了何旭一眼,觉得这小子还算有点眼色,就是脑子有点不好使。因为什么逍遥派,他朱某人表示听都没有听过,大概这小子被什么江湖骗子忽悠了吧,一会我稍加提醒几句,若他执迷不悟那就没办法了。“哦,逍遥派,那确实值得一去,好可惜啊,我要等碗妹的师傅过来商谈婚事,大概是没法于何兄你一起去见识见识这逍遥派的人了。”何旭看了看段誉想道“等着吧,还商谈婚事,什么叫乐极生悲,我等着看大戏。”然后同情的望了一眼段誉,直把段誉看的莫名其妙。

第二天,段誉的母亲刀白凤回来了,又是摆宴庆祝一番,而何旭却知道一出大戏要开演了。果然,宴上,木婉清知道了段誉的母亲叫刀白凤时,神色异常难看,纠结了一番之后大叫了一声“师恩深重,师命难违!”右手一扬,两枚毒箭向刀白风当胸射去。

筵席之间,几人言笑晏晏,亲如家人,那里料到木婉清竟会突然发难?仓促之间,还是段誉反应更快一些直接挡在了他母亲的前面。木婉清看到射中的是段誉,立刻颤声喊道“段郎!”接着忙从怀中取出解药要喂段誉服下,段正淳夫妇刚要准备动手,看到木婉清的关切之情确是出于真心,便任由他把解药服下,看到段誉血止住了,也松了一口气,之后夫妇俩送段誉回房。期间刀白凤看到木婉清的毒箭已经猜到原由,自是跟段正淳又一番吵闹之后直接离开了王府。然后木婉清的师傅秦红棉果然来了,上演了一番认亲大戏,看的何旭眼眨都没眨。可怜的段誉不知道醒来知道木婉清是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